等你將我複活筆趣閣

等你將我複活筆趣閣

分類:其他
作者:深藍不難幾憶
狀態:連載中
更新:(2024-06-11 04:55:14)

此情此景,猶如元代文學家阿魯威的散曲《湘妃怨·夜來雨橫與風狂》所描寫的一樣。伽憶隻想緊緊抱著她,隻能緊緊抱著她,願自己的懷抱能給她遮風避雨,安慰這遭受了一場橫雨與風狂的愛人。,“我們像幽靈一樣隱藏在芸芸眾生。父母不知道、朋友不知道、身邊的伴侶不知道。從有愛的萌動那一刻,我們就開始壓抑自己,不敢表白真愛,不敢追求幸福。到了該結婚的年齡,被相親、被逼婚、被生子。勇敢一點的後來離了婚,大部分都是各種原因囚困於現實的婚姻裡,有的是因為孩子,為母則剛,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有的是因為軟弱,毫無抗爭的逆來順受認命;但絕大部分是因為女性本身的弱項,經濟冇辦法獨立,得靠著男人來養活,仰仗那一紙婚書來護航。現實裡形形色色的我們,靠著互聯網,組建一個自己的世界。這裡的情感關係,都是通過聊天、互動產生愛意和依賴,出現了很多‘見光死’,奔現翻車的,能繼續下去的,也不過幾個月,幾年的都很少。畢竟現實世界裡他們還有一種彆的身份,很多原因是現實與網絡雙重身份的難以平衡吧。特彆是群體裡的很多鋼T,她們大部分外形已經男性化,男性的力氣活工作乾不了,女性特征明顯比如要穿裙子那種工作也乾不了,所以,很多經濟上也過得很窘迫。這些原因也是導致不能長久在一起的。而我,三十歲還不結婚,因為我的執著,我的自私,害得媽媽帶著遺憾離開了。”伽憶提起媽媽忍不住的難過,清了清嗓子接著說道:,雪感覺到伽憶的手越來越無力,知道她內心的痛苦,不僅僅是來自於她,更多的是來自於社會現狀,她頭用力地靠了上去,雙手越抱越緊,她也要做伽憶心裡那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