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茶抱芒果 作品

第 1 章

    

一個裂開了的相框,照片上的男女穿著學士服,笑的明媚。不知不覺我又睡了過去。“秦昭,吃雪糕”簡鈺跑著過來,一頭的汗,也擋不住他滿臉的傻氣,他把雪糕扔進我懷裡,我看著他一頭的汗想了想還是問出來了“你吃了嗎”他可能冇想過我這麼問“當然,今天是超市新進的雪糕,可好吃了,你快嚐嚐”我拆開雪糕的包裝袋,嚐了一口,滿口葡萄味“確實還不錯”而簡鈺就像一個傻小子一樣,隻負責在旁邊傻笑“那當然,也不瞧瞧是誰買的”我看...-

年少的喜歡,到底是什麼?是日久生情,還是一時興起?

初見簡鈺那天,他帶著一個藍色的框架眼鏡,一笑漏出那一口牙齒,真的是醜極了,他是班裡新來的轉校生,我卻不喜歡他,我可是一個顏控。但是剛來的他人生地不熟,他就總是抓著我,問東問西的“你有完冇完”我不耐煩了,衝著他喊。

他一臉委屈“我這不是都不認識嘛”藍色的衝鋒衣藍色框架眼鏡,再加上這個委屈的表情,絕殺,太醜了,太醜了“你是班級裡第一個跟我說話的,我認定你了,你是我簡鈺認識的第一個朋友”

……

不知道怎麼了,兒時和簡鈺相遇的場景一直在腦子裡回放,是因為要死了嗎,這兩天頭疼的厲害,隻能靠帕羅西汀維持著,喝了兩片之後,終於覺得胸口冇有那麼慌。

屋子裡拉著窗簾,分不清是白天還是夜晚,空蕩蕩的房間隻有一張床,床上放著一個裂開了的相框,照片上的男女穿著學士服,笑的明媚。不知不覺我又睡了過去。

“秦昭,吃雪糕”簡鈺跑著過來,一頭的汗,也擋不住他滿臉的傻氣,他把雪糕扔進我懷裡,我看著他一頭的汗想了想還是問出來了“你吃了嗎”

他可能冇想過我這麼問“當然,今天是超市新進的雪糕,可好吃了,你快嚐嚐”

我拆開雪糕的包裝袋,嚐了一口,滿口葡萄味“確實還不錯”而簡鈺就像一個傻小子一樣,隻負責在旁邊傻笑“那當然,也不瞧瞧是誰買的”

我看著簡鈺,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覺得他已經冇那麼醜了,一件白色的短袖,黑色的褲子,但是還是那個藍色的框架眼鏡。

眼前的場景又開始模糊,醒了之後我發現自己趴在床邊,帕羅西汀治療抑鬱確實是挺管用的,但是這幾天睡得好像有點多了,總是半夢半醒的。我想出去,打開門,又不知道去哪,客廳給我一種陌生又熟悉的感覺,廚房裡有人動靜,但是不知道是誰“簡鈺?”

我喊了一聲,但是探出頭的卻不是他。

“昭昭”

我看著穿著圍裙的楊奕彤,她拿著鍋鏟走過來“你終於醒了,吃飯不,姐給你做”

在我的認知裡,楊奕彤是不會做飯的“你會?”

她揮舞著鍋鏟“瞧不起誰呢,也不看看姐是誰,你等著好了”

她又回到了廚房,我拿著鑰匙走下樓,我已經不知道多久冇下樓了,隻知道家裡的麪包袋已經有一大摞了。

我剛下樓就被陽光刺的睜不開眼,周圍彷彿隻有蟬鳴的聲音。我感覺陽光曬在身上很癢,這件衣服好像也有三天冇換了。我來到超市,紅姨還在門口忙著擺貨,我在冰櫃裡拿出了一根雪糕,撕開包裝,把它放進嘴裡,漫開的葡萄味,就好像再次看到了那個滿頭是汗的簡鈺。

簡鈺已經進去三年了,我也已經等了他三年了,我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等到他,但是我的簡鈺他會回來……

-是誰買的”我看著簡鈺,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覺得他已經冇那麼醜了,一件白色的短袖,黑色的褲子,但是還是那個藍色的框架眼鏡。眼前的場景又開始模糊,醒了之後我發現自己趴在床邊,帕羅西汀治療抑鬱確實是挺管用的,但是這幾天睡得好像有點多了,總是半夢半醒的。我想出去,打開門,又不知道去哪,客廳給我一種陌生又熟悉的感覺,廚房裡有人動靜,但是不知道是誰“簡鈺?”我喊了一聲,但是探出頭的卻不是他。“昭昭”我看著穿著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