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閱世書簡
  2. 繡衣盟誓
  3. 彆江東英豪,重逢廣陵心上人
鯛魚小衍 作品

彆江東英豪,重逢廣陵心上人

    

。林筱薇,一襲青色素衣,清麗脫俗,舉止間透出沉穩內斂之氣。她雖性情靦腆,但在繡衣樓的事務上卻展現出超乎常人的決斷力與洞察力,使得繡衣樓在短短數年間便成為維護廣陵乃至周邊地區安全穩定的中流砥柱。一日,陽光斜照在繡衣樓的朱漆大門上,一位身著黑色勁裝、身形挺拔的青年步入院落,目光炯炯有神,舉手投足間透露出剛毅與乾練。此人正是傅融,新近被任命為繡衣樓副官,肩負協助林筱薇管理樓務之責。傅融的到來並未引起繡衣...-

孫策府邸前,林筱薇與江東小霸王依依惜彆。孫策緊握林筱薇的手,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關切:“廣陵王,此次回廣陵,一切當心。若遇任何難處,隻管遣信來江東,我孫伯符定會傾力相助。”林筱薇感激地點點頭,心中暗自感歎孫策的俠肝義膽與豪情壯誌,她知道這不僅僅是出於對盟友的承諾,更是對摯友的關懷。

船行江麵,風捲起波濤拍打船舷,猶如林筱薇此刻的心情,激盪起伏。她閉目凝思,腦海中浮現出傅融堅毅的麵容,那雙深邃的眼眸彷彿能洞悉一切。這一年斷聯的日子,林筱薇雖在外人麵前保持著繡衣樓主的冷靜與從容,但內心深處,對傅融的思念與擔憂從未消減。她無數次設想重逢的場景,卻未料到,現實竟比想象更為熱烈而直接。

抵達廣陵碼頭,林筱薇尚未下船,便遠遠望見熟悉的身影立於人群之中,挺拔如鬆,那是傅融。他一身繡衣樓副官的裝束,雖未著甲冑,卻自帶一股威嚴之氣。林筱薇心中一緊,腳下步伐不由自主地加快,心跳聲在耳邊如鼓點般急促。

船板輕輕觸岸,林筱薇甫一踏上碼頭,傅融已疾步迎上。四目相對,時間彷彿在那一刻凝固。傅融眼中的熾熱與欣喜毫無遮掩,他張開雙臂,林筱薇毫不猶豫地投入他的懷抱。兩人緊緊相擁,彷彿要將這一年的分離化作此刻無儘的親近。林筱薇依偎在傅融寬闊的胸膛,聽著他有力的心跳,心中五味雜陳,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卻強忍住不讓它滑落。

“你回來了。”傅融的聲音低沉而沙啞,飽含著壓抑的情感。

“嗯,我回來了。”林筱薇迴應道,聲音微顫。

片刻的沉默後,傅融輕輕推開林筱薇,凝視著她略顯疲憊卻依然清麗的臉龐,關切地問道:“這一路上可還順利?你不在的日子裡,過得還好嗎?”

林筱薇微微一笑,努力掩飾住內心的波瀾:“還好,有孫策將軍的庇護,一路平安。隻是……”她欲言又止,那些獨自麵對家族血仇的艱難抉擇、與孫策共度的患難時光,以及對傅融無儘的思念,千頭萬緒難以言表。

傅融似乎察覺到了她的猶豫,寬慰道:“我知道,這一年你一定承受了很多。回來就好,一切有我在。”

然而,就在這個溫情的時刻,林筱薇突然意識到周圍的目光——繡衣樓的屬下、碼頭的百姓,甚至還有其他江湖人士,他們正注視著這對像是久彆重逢的戀人。她心頭一驚,想到自己身為廣陵王的身份,這樣的親密舉動似乎逾越了界線。傅融顯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尷尬之情溢於言表。

兩人迅速分開,各自調整了神色。林筱薇恢複了往日的冷靜,輕聲道:“我們回去再說吧。”傅融點點頭,默契地轉身走在前方,為她引路。兩人並肩而行,保持著適宜的距離,但彼此間的磁場卻因剛纔的擁抱而更加緊密。

回到繡衣樓,傅融親自為林筱薇煮了一壺她最愛的碧螺春,茶香嫋嫋中,他們終於有了獨處的空間。林筱薇端起茶杯,輕啜一口,那熟悉的滋味讓她心底泛起暖意。她放下茶杯,看向傅融,欲言又止的神情再次浮現。

傅融看在眼裡,心中明白她的糾結。他溫和地說:“這裡隻有你我,你想說什麼,儘管說便是。”

林筱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坦誠道:“傅融,剛纔在碼頭,我……我們那樣,是不是有些失態?畢竟我是漢家宗室廣陵親王,而且周圍那麼多人看著……”

傅融輕輕一笑,握住林筱薇的手:“我知道你在顧慮什麼。確實,作為廣陵王,你的一舉一動都會被眾人關注。但那一刻,我隻是個擔心你的男人,一個等了你三個月的男人。如果我的真情流露讓外界有非議,我願意承擔。至於你,你隻需做真實的自己,無需過於拘泥於身份。”

林筱薇望著傅融堅定的眼神,心中感動,卻又有一絲愧疚。她深知傅融為自己所做的一切,包括承受來自家族的壓力,以及這一年在廣陵獨撐大局的辛勞。她反握住傅融的手,輕聲說:“謝謝你,傅融。我明白你的意思。隻是,我希望能找到一種平衡,既能表達我們的感情,又能維護繡衣樓的威嚴。”

傅融理解地點點頭:“我會尊重你的決定,無論何時何地,我都支援你。至於我們之間的感情,不必急於一時,慢慢來,我們有的是時間。”

夜幕降臨,繡衣樓燈火通明,樓內一片忙碌景象。林筱薇與傅融並肩坐在書房,商討接下來的工作安排。他們默契地將個人情感暫時擱置,全身心投入到廣陵的安全事務中。然而,每當目光交彙,那份深情與默契始終無法掩飾,無聲的情感交流在空氣中流淌,讓這個夜晚充滿了微妙的甜蜜與期待。

這一晚,他們在各自的臥房中輾轉反側,心中各有思緒。林筱薇回味著與傅融的重逢,既為剛纔碼頭的失態感到尷尬,又為傅融的理解與包容感到慶幸。她知道,未來的日子,他們需要在公私之間找到更好的平衡,既要守護廣陵的安寧,又要嗬護這份來之不易的感情。

次日清晨,陽光灑滿繡衣樓,新的一天開始。林筱薇與傅融並肩出現在樓前廣場,兩人身姿挺拔,目光堅定,向繡衣樓的屬下們展示出團結一致、共同進退的決心。他們的擁抱雖已成過去,但那份情感的漣漪仍在每個人心中泛起,成為激勵他們共同前行的力量。

-都像是一枚烙印,深深刺入她的心靈。那指尖的觸感,如同觸摸到冰冷的石碑,讓她的心跳不由得加速,彷彿預示著即將揭開的真相將帶來巨大的震撼。一旁,傅融肅穆而立,英氣逼人的麵容在燈火的映照下更顯堅毅。他的目光低垂,凝視著手中的佩劍,那曾陪伴他馳騁沙場的利器此刻靜靜地躺在他的掌心,劍身對映出清冽的寒光,猶如他此刻內心的冷靜與決絕。他的背影挺拔如鬆,儘管沉默無言,卻彷彿能感受到他內心的波瀾起伏。那背影中蘊含的...